吴小姐的故事

车在长江大桥飞驰的时候,接到电话:你什么时候到啊?我说马上,过长江大桥了。她问,过了桥是哪里啊,我就有点无语了。

吴小姐又打不开办公室的门,每次只要不是她最后离开锁门,第二天早上我往往就会接到这样的电话。

到办公室的时候,她还在那里不断尝试,锁头在门框内反反复复。就是拧不开。我问她,打不开你还反锁干嘛?她说,想看看反锁一下,能不能纠正回来。我伸手拧了一下钥匙,咔塔一声,门就开了。她很无语地看着我,真的,我手都快拧断了也打不开啊。我说是是是,胳膊比我粗一圈,就这点力气?她没好气。

吴小姐的胳膊的确比我粗一圈,这是没法反驳的。当然不是她有多胖,主要是我太瘦。以前她还羡慕我白,总之,她认为我们俩投胎投反了。

上班不打卡,我有时候起得早,有时候起得晚。一次我九点过才到,发现办公室还没开门,奇怪吴小姐怎么还没到。掏钥匙打开门,看见她披头散发从沙发上坐起来,旁边的凳子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哟,加班也太厉害了吧,我猜测道。她说,是啊,没办法,必须要今天之内完成。洗把脸坐在办公室,她开始畅想,啥时候才能买得起房啊,这点工资,你说我去摆地摊怎么样?我一面想自己的事情一面应付她,恩,可以啊,我住那地方,就有很多摆地摊的。她说,可是启动资金哪里有啊。我说可以借她一点。吴小姐就真的开始策划了,说要去朝天门买批发,然后就是挑地段。还小兴奋了一段时间,不过最终这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没过多久,我发现她又在办公室过了一夜,我说,最近也没啥事啊?她红着眼说,和男朋友吵架了,昨天没回家,也没地方住,就留在办公室了。我说干嘛不睡里面的大沙发,她说感觉里面阴森森的有点怕。

吴小姐分手的事情,闹得大家都很打抱不平,按她当时的说法是,男朋友在外面找人了。这一下办公室几个女人个个义愤填膺。总结起来就是,就他那模样,个头还没你高,工资不过3K,没房没车,居然在外面找人?这样的人渣,你还难过,真是早分手早解脱。然而吴小姐只是红着眼睛,偶尔擦一下眼泪。

这件事就这样定性了。吴小姐那个我们仅见过一次的男朋友,就这样成为渣男的代名词。

没多久的一次早上,她告诉我,已经成功报复了前男友。我说你都干嘛了。她说自己把前男友和某个女生的聊天记录发到他们公司了,他很可能工作保不住了。我一时错愕,你怎么能这样做呢!她说,谁叫他…………我说,你这样分手太难看了,你还真以为能出一口气就好受了?她说,现在已经很后悔了,可是已经做了。唉……

吴小姐工资不高,平时来个朋友亲戚,又犟得很,送礼,吃饭,送钱,一个不少,死要面子活受罪。端午节她要回家,但分手前前后后,她搬家,赌气还男朋友钱,把那点工资全部花出去了。这次真的开口问我借钱了,但说走的时候再说吧。还没放假的一天,她却说当天下午就要走了,有顺风车可以坐。我平时根本没带现金的习惯,钱包都没有,我问她为什么昨晚不给我打电话,她说知道我这段时间心情不好怕打扰我。我彻底无语。把身上几十块钱全部掏出来给她,她一面接,一面说够了够了还担心说,你晚上回去吃啥呀,我说回家自己做饭。可一想实在没觉得哪里够了,又才想起问她身上有没有银行卡,急急忙忙从网上转了一笔钱给她。刚才还口口声声够了够了,这下飞一样跑出去取钱了。端午节回来,她却出乎意料地直接还钱了,说这一趟回家,还倒拿了钱,爷爷奶奶,这样那样。说得高兴,又叹气,埋怨自己没本事,还在花家里的钱。还钱的时候,连跨行的手续费都一分不少地还给我。我也一分不少地收了。

恢复单身后,管财务的李大姐又忙着张罗相亲的事情了。在她看来,吴小姐人还是不错的,个头,三围都好,虽然欠点水灵,但又勤快。这些相亲对象甚至还包括她的表弟。吴小姐碍于情面表面答应着,私下觉得很烦,她说自己对爱情,对婚姻已经绝望了。觉得一个人过也挺好。我们当然不信。

分手的时间一天天拉长,吴小姐似乎又一点点想起前男友的好来。终于有一次,我私下问她,究竟怎么回事嘛?她说,男友是有点点沾花惹草,但没那么严重,也不是重点,重点其实一方面是她爸爸对男朋友不满意,再有就是钱的问题。两个人在一起一点钱都存不下来,互相埋怨,最后那段时间生活开销还AA制,终于闹翻了。我说,父母不太满意这样的事情,只要没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理由,其实你们俩稍微坚持一下真的就挺过去了。她说是啊,就像现在她爸爸就放言不管了,可惜一切又太晚了。

吴小姐现在开始记账,每天早上吃多少,坐车花多少,能不坐地铁、轻轨就坚决不坐。最近她又在策划搬第二次家,搬到公司附近,这样就可以走路上班了,省下车费。我告诉她,你得花时间学点东西,光在公司勤快,听话是不行的。她又有些迷惑了说,软件我早就会用了,画图也会,还要怎么学啊,感觉这辈子都赚不了钱了。

前两天晚上突然接到她的电话说,唉,你上次穿的背心在哪里买的,多少钱一条?我说都是在网上,懒人品牌:优衣库,几十块一条。我很奇怪她要买给谁,因为我穿背心主要是人懒,这样衬衫可以多穿两次。她说给自己的表叔买,我说是啊,现在就上年纪的人还穿背心。结果当然不是,回头她告诉我,其实给前男友买的,那天回家在车上又遇见了,她说,不知为什么心跳得好快,不知所措,看见他在衬衫里面穿了件T恤,又丑又热,太难受了。我默默无语,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没事的下午,她坐在窗前,问我某某天早上放的什么歌,我说叶蓓的《在劫难逃》,老狼版的叫《情人劫》。她下载到手机,隔天告诉我,早上坐车单曲重复了四五遍,我说,有这个必要吗?真是感时花溅泪。她说,听不懂,别给我整这些古诗啥的。我没好气地说,大小姐,这是中学课文啊。她又跑题感叹道,我读中学那会儿,直到毕业,班上男生真的是一个都不认识……唉……

她隐约知道我这段时间也过得不是很好,说你现在有什么想法?我哈哈哈地笑,没觉得有必要讲,未必懂,但还是说了些话,大意是:

总有人说我太理想主义,我承认这点,但可能我更愿意在漫长的时间里一点点去适应,而不是放弃自己的坚持,随波逐流。我经历各种不如意,但总坚持认为,不要因为一事,一人,而忘了初心,怀疑世界。更不可嘲笑那些年少时曾感动过我们的东西,无论何时何地。而感情里,不存在谁欠谁,你当初做那些事情的时候,都是在成全自己的心愿,你是心甘情愿地,对方是否在意,是否领情,其实都没那么重要,何况对方也没那个义务。网上的话,说极端点就是:我爱你,和你有什么关系?唉,可是,有时候情难自禁,就怕不小心会打扰到别人……

她说我以前真看错你了。我又哈哈哈干笑了几声,也懒得知道以前是个什么印象现在又是个什么印象,就像她也不会知道,我会坐在她身后写这篇文章一样。

2014.06.19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