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计算机老师

2009年九月,开学的时候,我拿着课表看到她的名字,觉得真好听。上课的时候,有些失望,老师个子不高,身材不好,皮肤不白,喜欢用双手握住茶杯来回搓动,笑起来倒是挺好看。我掏出课本已经开始为自己希望的美女老师没有出现有些失落,觉得这一学期又少了点期待。

大学的时候我习惯坐在教室右边第四排位置,渐渐地,觉得老师真是越来越好看了,尤其是掩饰不住的不成熟,在一次看到我们班交上去的团员证时,看到刚上中学时候的我们各种稀奇古怪的照片时,笑得像个孩子。也慢慢地发现在课堂上总能接上她的眼神。原本就相仿的年龄,让我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但也没太在意。

第一次实验课,那已经是第八周了。我们围成圈,她拿出一个工具箱,介绍里边的器具。我低头挺盯着箱子里的东西,很认真地听,一抬头,发现正好接上她的眼睛。好近好近的距离,以至于时间都好像慢了下来, 就跟偶像剧的特写镜头一样。我那天也是出奇的笨,做一个网线水晶头,结果把插头陷进检测盒拔不出来了,她走过来不顾我地反对,左右摇晃了一下,取出来给我。弄的我很是尴尬。老师也从来不点名,于是去实验室的人也就越来越少,有时候整个实验室就我们三四个同学。她给我们讲解完实验内容之后,就安静地坐在那里看手机。

后来的课上,我有时候看看书,有时候看看投影,有时候看看她,有时候打打瞌睡……再后来我就越坐越靠后了,期末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坐在最后一排。偶尔抬头还会看见她手上的戒指在投影仪的强光下耀眼地闪烁一下。其实我那时候根本就不懂戒指的含义,很多事情也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最后两周,课已经上完了,老师问我们做点什么。我说,看电影嘛。后来就真的看了两场电影,一部俞飞鸿的《爱有来生》一部《2012》。快下课的时候,她从讲台上走下来,但没有从前门出去,我们就一直看着对方,直到她走到我面前时,我已经是仰着头了。我开口说了句,老师再见!她笑了笑,想说什么但又没说,然后从后门走了出去。我一个人在教室里安静地坐了好一会儿,终于确定,这事情就这样在我生命中发生了,然后,它又过去了。

那年寒假她结婚了,丈夫也是我们系上的老师,甚至后来还在他的课上我们还一起讨论过韩寒的《独唱团》。后来我在考场中见过她一两次,婚后她染了头发,换了装束,像是成熟了很多,我也不再刻意去看她。

最后一次见面是11年毕业前夕,我去系办公室封装论文档案。她一进来后看到了我,然后我们都转过身去。她就坐在那里写她带的毕业生的论文评语。我装好档案袋,看了看她伏案的侧影,转身走出冷气森森的办公室。外面阳光很明亮,和所有的毕业季一样。走在在无数遍走过的那条路上,很多的情绪纠结在一起,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姿态来告别,就像瀑布当前的一滴水,只能任由洪流裹挟,去到一个永远回不到当初的下一站。2011年的五月。

Email通讯录中的地址显示,她比我大五岁。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