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飞不过沧海

甚至都没正经说过一句话。不是么?

噢,我当然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候的情境。那是秋天的季节。那还是一个星期天,因为我记得你抱着课本。

那时,谁又会知道,我们还能成为同学呢。

课堂、校园、青春、爱情

也许最好的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我们在最爱幻想的年龄里相识,各自想象了一个我们理想的对方。

那时候没有物欲的干扰,那时候还有各种漂亮的文字,还有女生最爱的言情小说。光阴像长发一样温柔。

而我,像是从来没有为分开做过准备,于是,从此竟然再也没能见面。

如果是那样子,你用了五年时间去放弃。那是多么奢侈的年华。

如果是那样子,你写下放弃的那一年,我已经在大学。然后,你知道吗,在思修课上,老师让我们匿名写上去的字条里,我写的是你。念出来他们都在笑,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好笑。老师说,时间太长了,人都会变的。

那一年,我从校园里那棵树上折下的树枝,已经长大成树,已经开花了。

现在,终于可以远远地知道你,但已经再没了说出口的语言。

最好的答案,最糟糕的答案这些年都想过无数遍了。重要的是,是与不是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对于从来没有真正在一起的人,我们都只是在各自的世界里自己成全了自己。

你写了很多”如果“,不现实的”如果“。我也写了很多想念,真真切切的想念。它们就散落在这篇文章之前,我点点滴滴的文字里。遗憾你是读不到了。

谁有能知道那会儿你是不是因为我写的这些喜欢上的呢,就像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你漂亮喜欢上的呢。只是想,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不是在那个时候相识。

如果终于只是如果,所以你不会飞,也就飞不到地球的另一端找不到我,你也不会变,也无法变成空气围绕在我周围。像是蝴蝶,终于飞不过沧海。

——如果,不是那样。

我也依然要写下这些。是给你的,也是给我自己的。

如同从前我所有关于爱情的文字一样,这一篇你也是读不到的。即便你能够读到,又怎么能知道我说的就是你呢。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怎么就开始喜欢上的呢。

那时间太长太长,连自己都会怀疑。

那么,这一生,可能都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结果。不过,既然已经不能在一起,这样不也是挺好的吗?

只是对于我,在老去之前,再也没有了提起你的理由。于是,只好假装忘记了。

2012.07.16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