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

早些天想起已经差不多两个多月没给家里打电话了,妈也没打过来,当初要我电话号码的时候她就说了没事不会随便打电话,似乎担心我在担心她话多。拨通电话后,妈说起一件事,说前些天你二姐的生日呢,你们住的又不很远,说人家同事都纳闷不是你还有个弟在重庆么,怎么不见?我说,我也晓不得她电话呀。妈说,是,她也晓不得你的电话于是我也就算了。然后感叹说,你俩在家看起来挺好的嘛,出去之后电话都没有个。我哈哈的笑了,想起之前和一个同学说到此事,结果她一本正经地问,她不是你亲姐姐?

我们一家里,其实我和二姐的关系最好。对人对事的态度,对影视作品,对音乐的风格品味都恨接近。只不过她比我更加温和罢了。每次和父亲起争执几乎也都是她在一旁掐我的腿,让我忍住嘴。

我上高三的时候,二姐写了一封信给我,抬头就说知道我文笔比她好,希望不要见笑。然后行文细数了我们小时候如何如何的一些事情。我记忆启蒙点断断续续的很早,大概两岁的事情都还记得不少,但对她说的那些事情,还真是一点都不记得了。比如她说有一年春节,她忽悠我把从汤圆中吃出来的硬币和她的一起埋在一起,过后她就悄悄把钱全部取走了。哈哈哈,居然有这事儿。那次,我也不知为何并没有回信给她。然后有一天妈妈在电话里说,二姐写给你的信收到没有啊,我说,啊,收到了……收到了呀。

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是,有二姐在家,我就安好,打雷下雨那都是晴天。二姐的手脚也巧也笨,巧的是做饭好,能织围巾手套什么的。笨的是关不好门,用不来电脑,装个东西拆个东西都费劲。小学的时候,有一天下雨,然后就看见她举着一把弹簧伞来到我们班的教室门口,出去后一问,她说你看这伞,怎么收不下来?我把伞收好,递给她,她说奇怪呢,不是说了是自动伞嘛!我以为按一下按钮就能收下来呢。

后来,互联网普及开之后她也很喜欢用QQ。去年春节她向我抱怨她的手机上网真慢,我一看她的手机还在用网页聊天,我说你该换手机了,她说不用,现在这个挺好的。我只好把自己备用的一款小安卓手机给了她,然后花了半个小时手把手地教她怎么用指腹触摸屏幕,结果是不得要领,最后搞的我的都奇怪了,翻过她的指头看,难道这肉长的不一样,怎么碰上去就没有反应呢?而刚还在口口声声说旧手机挺好的她,在尝试了一下智能手机的软件QQ和输入法之后也彻底放不下了。我说这是水货,就五百块钱,你要懂得享受科技啊。然后炫耀了一下我手头八百块钱的另一台水货,一款切水果的游戏又把她给迷住了。

二姐大学上的是一所外语学院,念了五年的英文。在那个男女比例1:7的学校,期间估计也是太无聊了,还花钱买了毛线不顾青春年华正好,奢侈地挥霍着光阴给我织了一条长长的围巾,不过对我来说也真是毫无用处,直接搁在床板上,一天也没围过。我妈看了摇头说,好心当做鱼肝肺呀……我回头看看我妈,一身上下,尤其冬天的时候,穿的也几乎都是二姐买的衣服。

在家的时候,我和二姐都不爱管妈叫妈,喜欢偶尔叫她“潘老师”。我妈一听到此就扬手做出一副要打我们的模样。我有时候会学着小时候那样告状,大声喊,潘老师,你看啦,你二女儿……然后她就接到,潘老师你看啦,你幺儿……我妈没好气地看着我们骂道,两个精怪盆儿啊,年哪个时候才长得大哟!不想有一天,妈妈在被锅灰弄脏了裤腿之后,随口就来了一句:“我晕……” 我们也真的有点晕了。

二姐09年大学毕业后,那天我和她翻看她在大学的照片,好些都是在图书馆照的,让我想起高中时候有一次二姐既兴奋又遗憾地和我说,哎呀,每次看到书店满满的书,真恨不得全部都搬回家啊。那时候家里真是不宽裕,她还是不时给我带了书回来。有一段时间我喜欢朴树的歌曲喜欢的厉害,每次电台播放歌曲都要守着听完,于是那一年寒假,她又给我带来一盒朴树的正版卡带,至今我都还完整地保留着。我姐这时候说,哎呀!我好像大一的时候也还是进过几次图书馆的,后来好像就再也没有去过了。听得我和二姐面面相觑,哭笑不得,神态夸张的像见到了外星人一样惊讶不已。姐在这些事情上倒是被我们嘲笑嘲笑惯了,也不在意。我姐虽然很少看书,但估计是比较贪财的缘故,大学毕业的时候铺盖细软什么的一股脑儿搬回家不说,还外带了一大堆廉价买回来的旧杂志,我也乐得收拾收拾摆放起来。

如今,年年春节二姐回家都大包小裹的,买各种各样的东西。甚至平时还要在邮局给妈妈寄东西,每周都打电话回家,也喜欢谈一些工作上的趣事,让妈知道她过的很好。但正如同我一贯喜欢在文字里边写一些美好有趣的东西一样,相似的心态让我知道,在那些听上去全是乐趣的背后都有着更多的是繁忙和劳累。只是我们习惯于忽视一些东西,又习惯于记忆甚至放大另一些东西。

我只知道二姐属虎,也不知道刚过去的这个生日她究竟多少岁了。不过,按照我妈的说法是:”你看看你姐,看看二姐,我们对女儿啊,那是从来不着急的……“

……

PS:原本打算写的更文艺一点,不想写成了流水账,一则没有草稿突然兴起,再则可能也是因为对于家人,更多记忆都是点滴片段,不成其文。

弟,2012.06.05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