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江湖儿女》

第一次知道贾樟柯应该是2006年前后,看韩寒在博客上推荐《三峡好人》这部电影,上大学了才有机会找来看。《三峡好人》把我看惊了:原来电影是可以这么拍的?

重庆九月的绵绵细雨,推迟了我去看《江湖儿女》的时间,今天坐在电影院,空空如也,差点以为是自己包场。我特别喜欢,是特别喜欢。贾樟柯在一个很简单的故事里克制地呈现出了异常丰富的细节和真实的精致。那种感觉,就像十几岁的时候,在一本借来的文学期刊上读到一个精彩的中篇小说,恨不能裁剪下来夹在日记本汇中一样。

我在知乎上关于韩寒所谓小三言论的评论

发现我真的还挺喜欢和人争论的。

<!– –>

理论上是这样啊。我也没觉得他在这个事情上是对的。只是我觉得没大家说的那么渣罢了。你看古今中外,说得出来的文人,艺术家,有几个的感情是忠贞的。反正我就比较宽容,因为我觉得,美女的脑残和才子的风流都是可以接受的。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善良。可能问题来了,既然不忠何谈善良,是啊,何谈善良,可是善良还是善良,一言难尽啊。这个可能要用到一句老话了,叫透过现象看本质。

可能是每个人对事情的评判标准不一样,有的人会有一些铁律一样的原则,一旦触碰,万劫不复,我呢没那么绝对,或者没那么简单。我自诩比现实大部分人,道德约束高,我半夜在路口等绿灯,我十一二点把女生送回家而不是留下来……可当我真实拷问自己的时候,发现很多东西根本经不起考验。

我甚至一度觉得,我们现在很多人内心的铁律太多,和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相关,包括我们的影视剧呈现的,好人永远是好人,一点坏事不做,坏人就是坏人,坏到底,近些年还有些改变。反过来看看哪些伟大的作品,人物之所以丰满,很重要的点在于:好人也会有阴暗面,坏人也有善良心,甚至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并没有明确的定义。

讲这么多我的核心其实就是:人性是复杂的,有的原则是不可碰的比如法律,至于其他时候,我们有没有想过,其实不是人家有多渣,而是我们自己从未真实面对过人性的阴暗面。

承认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不再因一人一事而动摇价值观甚至怀疑人生,大概就是长大了吧。至少我现在是这么想的。

<!– –>

大胆地就补充一句,依我的了解哈,那些对婚外情,对出轨恨得咬牙切齿的,通常都是异性缘比较差的,在两性关系中比较缺乏安全感的,希望通过一种严丝合缝,滴水不漏的婚姻情感制度来约束男女感情,就好像找工作非得要个铁饭碗一样。

我不是觉得出轨是对的,婚外情是对的。只是啊,大部分言之凿凿的人哟,其实只不过根本没有出轨的机会罢了,一旦有点什么腥味,你试试看,分分钟转变立场。正如同倘若有一天,真到了国破山河在的危急时刻,网上那些口口声声爱国的愤青其实是跑的最快,怂得最狠的,坚持下来牺牲自我的,铁钉是那些所谓的臭公知,西奴,美粉。当然,凡事不绝对,我指的是从概率上。

义正言辞指责别人的时候,扪心自问一下你要有韩寒的资本、女人缘,自己会是个啥样子呢?高晓松说,为啥中国盛产伪君子呢,主要是因为我们在台面上对道德的要求太高了,高到根本做不到,大家只好都装作做到了。爱情,孝顺,都是被捆绑的典型。

以上,不成熟的小思考,供批判咯。

<!– –>

这里面的是是非非实在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大家都有各自的观点。我觉得我们都不必太过纠结了。其实我最想表达的还是关于人性的复杂。有的人言论看似惊悚,实则内心保守,有的人看似循规蹈矩,可能只要有机会,就会立马变成另一幅模样。类似这样的例子从文艺作品到现实生活,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体会。未经世事洗礼,只敢称天真单纯,不可谓之纯洁。别轻信那些未经诱惑的信誓旦旦,也要少谈些虚无的忠贞,多在意一个人处事是否有原则可能更靠谱。

2017年末至2018年中基金投资复盘总结

行情回顾:

  • 上证指数在2017年末至2018年初上涨至3500点附近,当时整体持有基金赢利在20%以上。未做任何止盈措施。
  • 2018年1月,上证持续上行,十几个交易日保持红盘,市场一片看好。在市场一片看好的情况下,未能提高风险意识。
  • 2018年6月,因贸易战等外部环境的变化,上证呈现下跌趋势。未能做出风险控制操作。

总结起来,就是老生常谈的止盈止损问题,未能建立好自己的交易操作系统。

关于止盈

因为从2015年底进入证券市场,在2017年之前,并没有大幅度赢利,这一点是的确之前没有考虑的。

关于止损

因为之前有大跌的经验,实际上我给自己设立了一个非量化的标准,即:市场大跌,应该卖出避险。但在2018年6月的下跌行情中,未能严格执行。

6月19下跌当日,按标准应该卖出。实际上,我就差输入密码了。但最终还是放弃了。最终导致赢利大幅回吐。接近成本。

总结教训:

建立止盈止损标准,一旦行情触发标准,应该无条件严格执行。

基于过往的经验判断,目前设定投资原则如下:

  • 基金止盈标准:赢利20~30%
  • 减仓标准:上证综指单日下跌幅度超过3%,卖出对应持仓50%,以此类推
  • 指数基金占比不得低于50%
  • 港股美股基金配置不低于30%

 

jquery 限制 input multiple上传文件大小

<input type="file" name="my_image_upload[]" id="my_image_upload" multiple="multiple" accept="image/*" required="required" />
 

var obj_file= $("#my_image_upload");
var length = obj_file[0].files.length;
var items = obj_file[0].files;
var fileSize = 0;

if (length > 0) {

for (var i = 0; i < length; i++) {

fileSize = fileSize+items[i].size; // get file size

}

if(fileSize > 1024*400) {

alert('图片不得大于500KB!');

// 清空input数据
$('#my_image_upload').val('');

}

}

创业维艰:互联网产品尽早推出

广告黄页网是我去年开始做的一个项目,商业逻辑没有什么创新之处,特殊点在于专注于互联网广告行业本身。如此定位主要也源于我自身在广告行业工作几年的经验。如今看来这种专注于一个细分行业的做法也是正确的。

然而和大部分追求产品质感的创业者一样,我也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就是在产品上线之前,考虑过多,总希望第一版产品上线就是一个功能完善,页面美观,甚至各个细节都精益求精的作品。为此在前期浪费了太多时间,并导致对产品上线后的用户反映期许过高。最终结果是,当产品最终上线时,却发现初期用户对很多功能根本不关心,也不会去用。在产品缺乏人气的时候,用户的积极性也是非常之低的。如此一来,不仅导致时间成本的上升,也因为产品反响未能达到预期导致情绪低落。

总结此次教训,做一个互联网产品,无论是一个网站,还是一个App也好,抓住核心的一两个点,基本功能实现后,就应该尽早上线,然后根据用户市场的反馈,及时调整策略。

最可笑的是,上述这段话的结论,其实我在就在真多的商业报道中读到过。然而真到了自己身上,却依然犯下这样的错误。想来无论是人生、情感、还是职场,都免不了如此。读多少书,做多少心理建设有些坑,还是避免不了。

centos阿里云服务器漏洞简单修复

目前我的所有网站都已经转移到阿里云服务器上。一方面相对于常规的vps阿里云在相同配置的情况下,价格并不贵,而数据可靠性,服务稳定性上无疑阿里云比起世面上绝大部分主机服务商都要高很多。其次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阿里云的自动快照备份功能。对于我这样喜欢折腾的用户来说,经常出现修改网站出错,或者折腾一番又想回到原来的版本的情况,在阿里云上设置好自定义快照时间,然后需要的时候直接回滚快照就可以了。

回到今天的主题,虽然阿里云有这样一些好处,但估计是为了创收吧,阿里云也设置了很多没什么价值的收费功能,比如云盾里面的一些补丁功能等等。实际上就是一些升级命令,却偏偏要打着修补补丁的名义。

对于centos目前普遍的观点是如果阿里云后台出现各种漏洞,风险提示可以直接登录ssh执行:

yum update -y
查看版本 rpm -qa|grep kernel*  升级后移除旧版本: yum remove
centos是以稳定著称,其他系统盲目升级可能导致一些额外的问题。总之,风险自担。

电影《芳华》

《芳华》讲的是我父母那辈的事情,我父亲是毛在世的最后一批入伍军人。中越战争时,背包都打好了,却停战了。但他很惋惜,惋惜的不是没能杀敌,而是没能上车,他说上了车就算上前线了,回来待遇不一样。。。

我喜欢冯小刚的电影,最近几年比如《1942》、《我不是潘金莲》,比如《芳华》。尤其喜欢芳华的结尾,不美满,不绝望。我毫无那个年代的经历与记忆,奇怪的是观影全程却总有憋着泪的感觉。回来想想,被欺负的小萍,被辜负的刘峰。其实脱离那个时代背景,在什么年代也完全成立。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时代背景,却也只是背景,人心总相通。只是出于各种原因,已经被定性的文革,却依然要遮遮掩掩。多少善良而有才华的中国人葬送在那浩浩荡荡的十年。我无法原谅那个人民币上、城门楼上的头像。

朴实善良平民子弟,勤勤恳恳,最终活得辛辛苦苦。官二代红二代,青春时顶着红色光辉高喊爱国报国,成年后却早早走上康庄大道。

小萍流最多的汗,却没有机会登台。最后穿着精神病服,在空地上兀自舞蹈。小萍在战地医院对前来做采访的穗子说:“请你帮我转告林丁丁,刘峰那么爱她,她却落井下石,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没有被善待的人,最容易识别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