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WordPress静态缓存

从今天正式决定彻底关闭WordPress的静态缓存功能。

主要的理由有三个:

第一:目前主要的站点都不再是单纯的内容站,更多的都是依赖于注册用户,而注册用户类型的站点本身就不适合静态缓存。其中较为特殊的比如TingFM这个站,本身来讲可以做一个纯静态化的站点,但为了用户体验,我还是加入了一些注册用户的功能,而且实际上这个站点的播放器请求信息,一直都是用WordPress的json api实现的,本质上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动态站点。

第二:在启用了opcache和memcached等服务器缓存技术之后,实际上动态请求的服务器资源消耗已经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换言之,静态化之后,无论从响应速度,还是服务器资源消耗,并没有特别大的优化。

第三:静态化之后导致的一系列问题。比如纯静态化之后,无法实现一些php类的判断,额外导致一些问题,虽然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一些方法借道解决,但关闭静态化仍然是釜底抽薪的解决方案。

事实上,纯静态化的站点非常少,我甚至怀疑只是我们过去的个人站长习惯了用低配置服务器大量采集,做垃圾站导致了静态化几乎成为个人站长的标配。但今天,我决定放弃这个优化方案。当然关闭静态化缓存之后,动静分离,及静态资源cdn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这一点和页面纯静态化是两回事了。

上线广告招标网和商目网开始改版TingFM

开发wnd-frontend已经耗费了差不多一年时间。方方面面基本算是完成了。又花了差不多大半个月时间,做了一款适配插件的黄页主题来适配广告招标网和商目网。

其实还有很多细节没有搞完。但今天都统统上线了。一个主要原因是一直在本地开发,其实很拖进度,干脆直接上线到网站上。广告招标网和商目网基本模式是完全一致的,不同的是,广告招标网只针对广告行业,同时强调服务商和需求方的区别,更强调招投标。而商目网,不设置服务商和需求方,默认所有注册用户都是服务商,都可以对外提供产品或服务。当然同时也可以发布采购招标信息。

说是上线,也并不是说,这两个网站就进入了商业推广阶段,实际上更准确地说是,进入到了,线上测试阶段。

除了上线这两个商业网站,今天还初步对TingFM做了一个初步改造。将这个线上网站,使用新插件进行改造。这工程预估至少需要一周。其实从功能上TingFM目前并没有改造的必要,但从代码质量和一些细节用户体验上,这款前年底写的主题,的确有很多需要改造的地方,加上主题依赖的是旧版本的wndwp插件,也势必要升级到新版wnd-frontend。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点,由于电台的信息都是通过WordPress的post json提供,导致一直一来都有各种盗链。希望这一次改造能顺便解决掉这个问题。这些家伙也忒懒了,采集都懒得采集,直接盗用json,导致服务器负载时不时持续走高。

代课老师

有一年回家从我妈那里得知,我的一位小学老师,因为一直是代课,没有拿到编制,于是外出打工做了泥瓦匠,又不幸从架子上摔了下来,现在几乎瘫痪在床。这让我非常非常的震惊。因为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一个充满才华,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眼前浮现的是我小时候站在教学楼的阳台上,看见他帅气地发动摩托车,托着他的妻子和用背带裹着的,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儿,然后风风火火穿过操场,开出校门的场景,那时候,我们小伙伴都想,男人长大了大概就是这样吧。可是,他怎么可以去做泥瓦匠,又怎么能瘫痪在床。一时间,真是难以接受。

很多年以后,当我坐在大学教室里,看着台上的那些顶着各种高学历头衔的老师,说着一些不咸不淡的话,我常想起小时候,那些只有中师文凭,但是充满了想法,充满为人师者尊严的老师,以及他们被禁锢在狭小平台的无奈。

WndWP开发及后续

过去半年时间,基本都在开发WndWP这款插件。最初缘由是我在开发广告招标网和商目网这两个基于WordPress的商业供求网站时,发现有大量类似的功能,如果用主题的形式开发,一方面是重复工作,另一方面后续的维护也显得啰嗦,麻烦。于是便萌生了开发一个整合插件的想法。截至3.15,我已经在wndwp.com上发布了这款插件。

公开发布这款插件其实主要是出于一个长远的考虑。如果有人用,说不定可以建立起一个周边生态。当然这是后话。决定要公开发布后,也倒逼我做了很多改变。毕竟如果一个插件只是自己使用,那么很多地方其实可能就能偷懒就偷懒了。

从目前的情况看,WndWP几乎集中了所有我想要的功能,可以基于此,利用WordPress构建几乎任何类型的中小型交互式商业网站。特别强调:交互式,商业、中小型这三个关键词。其中中小型这个定位,其实是谨慎起见,毕竟用WordPress这种架构本身就定位在中小型项目。至于具体能不能抗住大项目,至少我是没有经验的。何谓中小型,我心中大致的定位就是,用户百万以内,内容千万级别。实际上这个体量对大部分站点来说已经很大了。而且到了需要对服务器,数据库做专业优化的程度了。但我从WordPress数据库及缓存机制上大致判断,WordPress是足以支撑这个级别的站点的。至于具体情况,其实大可不必担心,真到了这一步,说明你的网站项目已经非常成功了。也有了足够的资金和技术储备来支撑网站的优化甚至重构。

用WordPress做项目,不要顾虑那么多,就是快刀斩乱麻,先把网站架起来再说。

后续,我会利用WndWP改造我自己的所有WordPress站点,典型的如:tingfm.com、www.adbid.net、www.bizdir.cn、cangba.net、fifm.net等等。当然这个开发过程,本身也是对插件的一次次检验和实测,可以预见的是,后续还会对插件在各种细节问题上做持续的修改和优化。

WndWP一直都是基于实际开发需求而来的。

2018年谷歌Adsense收入

我注册adsense正好是十年前的2008年底。当时还在大学一年级,用的还是一个叫jimdo.com的自助建站工具。如今这个建站工具还在运营,不大不小的样子,感叹老外做生意就是愿意长久搞下去,不太像国内,风风火火地一下子特别闹腾,过一两年就偃旗息鼓了。

说回来,今天盘算了一下整个这一年的adsense广告收入。真的是只够温饱了。全年3000美金左右。核算人民币约2万。

开通adsense这么多年,也就是在2014年开始真正有比较可观的收入。今年之所以想起来做个统计,是因为从去年开始我的英文站点收入就基本可以忽略了,主要依靠 tingfm.com 这个中文站。毕竟这是我一点一点做起来的站,比较在乎相关的数据。

截至目前,tingfm.com ip访问: 1,379,464 pv: 4,617,914

折算一下千ip收入约14元人民币。从广告价值看,实在太低了。好在现在发服务器很便宜,加之这类非内容站,基本没有运营成本。

展望一下2019年,希望tingfm.com能够稳中有升,两个商业站:adbid.net、bizdir.cn,能有一些起色,重启的fifm.net多少能够获得一些流量, wndwp.com保持运营。另外筹划中的,cangba.net、wskk.net也能够正式上线。

2018年,对于这个国家,是其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节点,对于我个人来说,或许也是。


《狗十三》

上周末去看了曹保平的《狗十三》,因为之前看过他的《李米的猜想》印象不错。我是真心喜欢这种所谓的闷片,觉得这才是值得花钱去看的,其余打打闹闹的电影,在视频网站看看得了。何况这类片子通常票价还更便宜。

电影再现了中国家庭最常见的情景:家长觉得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不争气。孩子一肚子委屈,家长什么这么不尊重人,说话不算数。

两个小时下来,旁边坐的都快睡着了,出门又听见人在议论,真是凭毅力看完的……我突然想,看上去我和他们年龄差别也不大,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感觉呢?转念想,事实就是这样,好比我们家姐弟仨,同父同母养大的,但性格、审美、价值观都截然不同。那些在我看来糟糕的教育方法,实际上并不一定产生恶劣的结果。因为并不是所有孩子都和他们的父母有那么大的差异。而如果没有这种经历,自然完全不知道电影到底想说些什么。

可巧回来的车上,一个女生一路都在和朋友倾诉自己和父母之间的争执,同时教导她的朋友应该如何面对父母对自己人生的干预。条理清楚,态度诚恳,很有道理,想必都是深受其害而总结得来的。比如说道自己不谈恋爱不结婚的时候,对父母讲的话是:我不愿意让我男朋友看到当你们争吵时候那个糟糕场面,我也不愿意自己的婚姻生活过成像你们这样。我心里咯噔一下,好像同样的话,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和父母说过。

几个站的路,我一直隔着耳塞有意无意地听着,心想思辨能力这么好的女生,应该不会太漂亮吧。到站的时候,留意了一下,还真是不出所料。

我的WordPress之旅:TingFM 及 FIFM纪要

FIFM

fifm.net是我在2013年上线的一个英文电台网站。最早注册域名应该是在2012年,当时国内做的比较好的电台在线网站是 fifm.cn,一度也是我模仿的对象,著名的软件龙卷风收音机也是出自该网站。在研究这个网站的同时,发现fifm.net这个域名还可以注册,就顺道注册了下来。

2012年底,当时所在的公司裁员,我也失去了工作,开始待业在家研究做网站。一开始就采用的fifm.net这个域名做中文电台网站,直到2013年初,我又关注到一个更适合中文习惯的域名 tingfm.com 即将到期,便通过godaddy抢注了该域名。至此,tingfm.com作为中文电台站,fifm.net开始转为英文站点。

2013年,我开始手动复制tunein.com的电台数据到fifm.net,那是一个漫长且痛苦的过程。我清楚记得,前前后后一共手动更新了四千多篇文章,而几乎没啥流量。再则当时自己的建站技术实在太菜,只会最简单的php语句,js基本不会,导致这个网站其实做的非常糟糕。这个时候我已经在家呆了半年,身心俱疲。而网站收入低得可怜,必须出去找工作了。

事情就在这个阶段起了变化。fifm.net在被Google收录后开始逐渐有了排名,而最大的意外是英文站点的广告点击率和单价实在太高了。当日访问量达到一两百的时候,已经可以确保每个月都能收到adsense的汇款单。在随后的一年时间里,访问量稳中有升。我也第一次尝到了网赚的甜果子。因为中美时差,每天夜里都是广告收入的高峰,所以我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adsense查看昨晚的广告收益,当adsense的月收入首次超过1000美金时,我感觉自己已经可以不用工作了。可惜的是,在这样的利好情况下,我并没有即时提升网站的用户体验,也没有即时提高自己的技术实力。加之在2013年中就开始了新的工作。就这样坐吃山空。

2014年夏天,我经历了一场失败的感情,一时心情低落,有一次辞掉了工作。这一次在家几乎什么都没做。

事情也在这个时候有了新的变化,当时的我一方面看到了英文网站的收益,另一方面又不愿意再想、继续手动更新电台数据,于是走了一步非常糟糕的路,那就是采集。直到今天我也不太清楚的知道,究竟是不是那次采集直接惹的祸,总之年底,Google发布了一次算法更新,随之而来的就是fifm.net的排名出现了下跌趋势。慌乱之中我整体删除了之前的采集数据,然后在Google站长管理员工具提交了删除申请,期望能够扭转下跌的趋势。然而事情并没有什么改观。网站的流量,adsense的收益都在2014年创下峰值之后持续走低。

又一次在家呆了半年左右后,我开始第三次找工作。这一次去了一家广告公司。而在这期间对fifm.net几乎是不再做任何管理。因为当时我意识到移动化一家是大势所趋,而以我当时对网站技术的理解,我觉得自己短时间内是无法将fifm转为一个全面支持移动平台的网站,跟莫要说开发一个App。实际上在2015年开始,我就已经放弃了fifm这个网站。尽管当时每个月还能收到折合3000人民币左右的广告费。

2015年~2017年,这期间我基本回归到了一个标准的上班状态。fifm.net持续下跌趋势,直到2017年中的一次,终于跌落到100美金的最低支付标准之下,多年来已经习惯了每个月月中收取美金的生活,这一次多少还是有点受刺激。

TingFM

然而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就在fifm.net陷入谷底的2017年中,tingfm.com这个建站多年了,但流量长期保持在100~300的网站,突然开始有了起色,六七月的时候开始突破1000,这引来了我的注意力。首先tingfm.com这个域名是我自己非常喜欢的,甚至某种程度上说,要不是这个域名我可能很早就关闭了这个连我自己都不太愿意上的网站。其次,虽然中文网站的流量和美国的英文流量价值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但当日流量过千的时候,每天还是能收到三四个美金的样子。一个月下来基本也能达到100美金的支付标准。后来我研究发现,2017年tingfm.com之所以出现流量上涨,根本原因可能在于几个原本做的比较大的电台网站都相继关闭了。最知名的fifm.cn不止为何无法访问,其余几个原本做的不错的网站大概是因为转手后相继出现用户体验下滑和电台数据失效等等问题。tingfm.com在这样的环境下,排名有点被动上升的意思。

从这时候我开始讲注意力集中到了tingfm.cm这个网站上来,在反思fifm.net之所以失败的过程中,我意识到fifm.net最大的失败之处可能还是在于我本身并不是这个网站的用户,我自己是不听英文广播的,这就导致了我纯粹是在以做一个网站的态度在做,而非一个用户的角度。而对tingfm.com作为一个多年的广播听众,我有了把这个站点做好的信心。

2017年下半年我开始对对tingfm.com做了一个逐步的排查,很多电台数据还是最早的2012年,2013年更新的数据,很多格式为mms的流媒体早已失效或不被现在的浏览器支持。修复电台数据的过程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两个月左右,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当我始终找不到一个电台的源地址的时候,我注意到蜻蜓FM这个大网站,它是如何做到的呢?我开启浏览器的开发模式,抓取到了蜻蜓FM的播放源地址,原来它是自己做的直播源。我尝试将这个直播源嵌入到tingfm.com中,发现是可行的。这一度让我以为自己找到了一劳永逸解决直播源的问题。但好景不长,很快我就发现tingfm.com上蜻蜓FM直播源无法播放了,简单排查后我很快就意识到应该是对方做了防盗链处理。事实证明也是如此,蜻蜓FM应该是通过直播源的调用做了统计,然后将不合规的refer做了屏蔽了。这种黑名单制度而非白名单制度才造成了我一开始可以直接使用,而当产生一定的调用流量后就被对方发现了。于是这条路也被堵住,只好回归到最初的路上。当然对于蜻蜓FM这种黑名单制度,其实有比较容易的方法绕过,那是另一个话题。

2017年底,在完成了主要热门电台的播放源修复后,我开始对tingfm.com做界面改版处理,最终实现了现在的设计:

这期间tingfm.com的流量也持续呈现上涨趋势。从年中的1000ip上涨到接近3000ip,月度广告收入也开始逼近200美金。虽然和早期的fifm.net比是差了一个档次,但作为中文站点我感觉已经很有价值了。更为重要的是,我的这种极简设计得到了用户的认可,整个页面只保留一个广告,大幅留白,加上这个阶段我开始对网站开发有了更多的深入了解,服务器采用php7、开启opcache代码缓存,并安装memcached做数据库缓存,配合wp super cache做静态缓存,并对静态资源做了cdn处理,使得页面的加载速度也得到了提升。用户开始收藏这个网站,甚至在贴吧和豆瓣等社区都偶有看到推荐。从谷歌分析的数据看,回访占比达到七成。甚至有用户开始对网站进行打赏表示支持。

万能的WP

转眼到了2018年,实际上在过去的2017年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试图采用WordPress创建商业网站——广告黄页网www.adhy.cn(后来转为:广告招标网www.adbid.net),这是一个需要用户在前端注册,发布管理,参与招投标的网站项目,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没法脱离插件实现的,因此早期主要是在已有的插件基础上做二次修改。

2018年3月,在广告黄页网,停滞不前的情况下,我开始设想将早期的一个收音机网站www.imbcl.com做成一个类似豆瓣那样的收音机点评网站。我学习开始利用php整合ajax技术提供更良好的用户体验。事实上,这些技术在真正的技术圈都是很成熟,一点也不新鲜的东西。但对于一个草根站长来说,走到这一步基本算是到了新的天地。我也是从这个时候,真正开始从一个插件修改者,转向一个开发者。随着学习开发的深入,我开始思考,像我现在这样对每个网站都要单独做一次开发,而这其中有大量的功能在底层操作逻辑上实际上是重复的,能否做一个整合?这就是wndwp这个插件的起源:将WordPress的操作逻辑从后台整合到前台,以便将WordPress作为一个基础框架使用而不再是一个内容管理系统。事实证明,WordPress的灵活并不是简单的插件多主题多这些表象,而是体现在代码级别的,各种丰富的action、filter。给开发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当然这也可能对性能造成了一定的损伤,但是我坚信对于一个网站来说,更重要的是快速实现功能,牺牲一定的性能是完全可以通过硬件配置数据库优化等措施来弥补的。而等网站真正发展到一定程度,在合理架构的基础上,重构并不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而WordPress,仅仅用了12张数据表,就实现了如此丰富的功能,结构清晰明了。

从3月起一开始打算重构www.imbcl.com开始,到8月底,差不多大半年的时间,我基本学会了利用php写一些基础通用插件的能力。从前端用户中心,前端文章发布管理,媒体上传管理,到手机验证,社交账户快速登录等等。并以此为基础,重构了广告招标网:www.adbid.net 和商目网:www.bizdir.cn。这大半年是我整个2018年最具有价值的时间。但也有非常严重的代价,由于连续几次熬夜到凌晨,导致原本十多年前就已稳定下来的飞蚊症有了一些增多,这一度让我非常痛苦。但最终只能接受,只是再一次提醒自己,不能再熬夜。甚至觉得这是一种身体的警告,好在其他地方没出问题。

2018年九月,我又尝试将这款原本自用的插件做一些修改公开发布,这就是wndwp插件。

重构FIFM

2018年底,在基本完成了主要网站的重构之后,我开始思考重新启用fifm.net这个网站。基本思路是在tingfm.com的基础体验之上再新增多重筛选等功能,因为和国内情况不同,国外的媒体管理宽松,各类电台媒体层出不穷,数量巨大。犹豫再三,最后决定与其让fifm.net就此关闭,不如重新整理一次数据,重构一把,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一开始我仍然决定使用手动更新的方式,重新整理美国的电台数据,理由是,这样手动整理出来的电台应该更容易被收录,更有可能有排名。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批量整理数据。原因之一是我发现,时过境迁,如今的网站前后端分离已经成了趋势之一,这使得现在采集数据比以前更容易了。之前的采集通常要分别获取标题,内容,分类,标签等等,然后一一对应到WordPress的数据中,而前后端分离的情境下,只需要直接把json数据采集回来就行了,这里面通常包含了所需的完整数据,通过格式化,很容易就转换成了WordPress所需要的格式。

在采集数据入库这件事情上,进展的异常顺利,事实上火车头的采集发布,本质加上一个表单提交的过程,这和我之前开发的wndwp插件正好重合,我非常容易地完成了数据发布模块的撰写。并且提供了大部分发布模块不具有的更新功能,原理是将采集内容的某个唯一标志,通过MD5处理后作为WordPress文章别名,而每次新文章发布的时候,都提前检查一下是否有对应的文章,如果有则更新,没有则插入。

……

如今fifm.net已经清空了所有历史数据,并重新上线,提供了相比旧版有质的飞跃的体验,希望能够提供给用户一些差异化的收听服务。同时这一次我采用了渐进式发布的方案,即所有入库的数据每天定时发布,而不再一次性放出。主要是为了能让搜索引擎逐步抓取,提升一点信任度。至于这个新版网站能否重新获得一定的成就,我已经开得很开了。

结语

2018年,从绝对的收益、成就上看,我是失落的一年:

tingfm.com并没有带来能和当初fifm.net媲美的收入。而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新版fifm.net也才刚开始被Google收录,再过去沉重的包袱,和大量体验不差,名气更大的网站竞争执行,要想重新获得一定的排名和流量,其实是一点把握也没有的事情。两个商业项目:广告招标网 www.adbid.net 和商目网 www.bizdir.cn 也都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甚至连前端设计,移动响应式都还没做完。

但是2018年也是我技术成就比较大的一年:php,js都算入门了。WordPress基本达到了可以对外宣称精通的程度。简而言之,从2008年初,我大学一年级开始做网站到现在正好十年过去,我终于不再受限于技术困扰。我开始清楚地知道什么样的想法,配合什么样的技术实现,最终就可以做出一个什么样的网站来——哪怕仅仅凭我一己之力。

从这个角度看,2018年仍然是充实的一年。

@重庆,沙坪坝区、杨家山


贾樟柯:《江湖儿女》

第一次知道贾樟柯应该是2006年前后,看韩寒在博客上推荐《三峡好人》这部电影,上大学了才有机会找来看。《三峡好人》把我看惊了:原来电影是可以这么拍的?

重庆九月的绵绵细雨,推迟了我去看《江湖儿女》的时间,今天坐在电影院,空空如也,差点以为是自己包场。我特别喜欢,是特别喜欢。贾樟柯在一个很简单的故事里克制地呈现出了异常丰富的细节和真实的精致。那种感觉,就像十几岁的时候,在一本借来的文学期刊上读到一个精彩的中篇小说,恨不能裁剪下来夹在日记本汇中一样。

我在知乎上关于韩寒所谓小三言论的评论

发现我真的还挺喜欢和人争论的。

<!– –>

理论上是这样啊。我也没觉得他在这个事情上是对的。只是我觉得没大家说的那么渣罢了。你看古今中外,说得出来的文人,艺术家,有几个的感情是忠贞的。反正我就比较宽容,因为我觉得,美女的脑残和才子的风流都是可以接受的。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善良。可能问题来了,既然不忠何谈善良,是啊,何谈善良,可是善良还是善良,一言难尽啊。这个可能要用到一句老话了,叫透过现象看本质。

可能是每个人对事情的评判标准不一样,有的人会有一些铁律一样的原则,一旦触碰,万劫不复,我呢没那么绝对,或者没那么简单。我自诩比现实大部分人,道德约束高,我半夜在路口等绿灯,我十一二点把女生送回家而不是留下来……可当我真实拷问自己的时候,发现很多东西根本经不起考验。

我甚至一度觉得,我们现在很多人内心的铁律太多,和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相关,包括我们的影视剧呈现的,好人永远是好人,一点坏事不做,坏人就是坏人,坏到底,近些年还有些改变。反过来看看哪些伟大的作品,人物之所以丰满,很重要的点在于:好人也会有阴暗面,坏人也有善良心,甚至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并没有明确的定义。

讲这么多我的核心其实就是:人性是复杂的,有的原则是不可碰的比如法律,至于其他时候,我们有没有想过,其实不是人家有多渣,而是我们自己从未真实面对过人性的阴暗面。

承认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不再因一人一事而动摇价值观甚至怀疑人生,大概就是长大了吧。至少我现在是这么想的。

<!– –>

大胆地就补充一句,依我的了解哈,那些对婚外情,对出轨恨得咬牙切齿的,通常都是异性缘比较差的,在两性关系中比较缺乏安全感的,希望通过一种严丝合缝,滴水不漏的婚姻情感制度来约束男女感情,就好像找工作非得要个铁饭碗一样。

我不是觉得出轨是对的,婚外情是对的。只是啊,大部分言之凿凿的人哟,其实只不过根本没有出轨的机会罢了,一旦有点什么腥味,你试试看,分分钟转变立场。正如同倘若有一天,真到了国破山河在的危急时刻,网上那些口口声声爱国的愤青其实是跑的最快,怂得最狠的,坚持下来牺牲自我的,铁钉是那些所谓的臭公知,西奴,美粉。当然,凡事不绝对,我指的是从概率上。

义正言辞指责别人的时候,扪心自问一下你要有韩寒的资本、女人缘,自己会是个啥样子呢?高晓松说,为啥中国盛产伪君子呢,主要是因为我们在台面上对道德的要求太高了,高到根本做不到,大家只好都装作做到了。爱情,孝顺,都是被捆绑的典型。

以上,不成熟的小思考,供批判咯。

<!– –>

这里面的是是非非实在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大家都有各自的观点。我觉得我们都不必太过纠结了。其实我最想表达的还是关于人性的复杂。有的人言论看似惊悚,实则内心保守,有的人看似循规蹈矩,可能只要有机会,就会立马变成另一幅模样。类似这样的例子从文艺作品到现实生活,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体会。未经世事洗礼,只敢称天真单纯,不可谓之纯洁。别轻信那些未经诱惑的信誓旦旦,也要少谈些虚无的忠贞,多在意一个人处事是否有原则可能更靠谱。